你看那边

看破不说破



3. 个人风格 不解释



2. 尺度是什么 不存在的



1.不知道你喜欢什么


0.原来就只是如此

【达鑫】Don't let me down 02

预警:ooc, 错字

2.

在三年前的杀青派对上丁程鑫和陈玺达第一次相见 那时候丁程鑫刚刚出道不久 只演了个小角色也没什么知名度 公司也没有陈家的有名 可是丁程鑫毫无畏惧 他相信自己的实力

他想靠他自己

所以当拿着精致的小甜点靠近自己的陈玺达出现在眼前时丁程鑫精明的猜到他的企图

虽然当年的陈玺达还比现在小了三岁可是还是比丁程鑫高出了半个头 宽肩窄腰 是瘦了点可是还是把西装穿得很好看 丁程鑫对他的第一影像就是个油嘴滑舌的花花公子 虽然长得挺帅的 嗯就这么一点点帅

我看你望着蛋糕很久了却因为旁边站着人没拿到 来给你

陈玺达把蛋糕往丁程鑫面前推了推 还贴心的拿了小巧的汤匙和餐巾

丁程鑫的经纪人就在不远处看到了这一幕 丁程鑫跟他对了一下眼 经纪人明显是要自己赶快投怀送抱 一直挤眉弄眼的想传达这种信息

丁程鑫装作没看到 小声说了声谢谢 接过蛋糕

本以为自己收了蛋糕别人就会离开 结果陈玺达还是站在自己面前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你不试试?我听说我们丁演员最喜欢这种法式蛋糕了 我还特地请了法国甜点师专门飞过来做的

陈玺达语气温柔体贴 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他们两个是认识的 而且是特别熟的那种

丁程鑫看着他那么有诚意 也的确是自己想吃的蛋糕 挖了一小口送进嘴里 甜甜的奶香味 让丁程鑫心情瞬间好了不少

丁程鑫低头微微的笑着 嘴角还留了一点奶油 可爱极了

陈玺达已经被这一幕完全吸引 想把丁程鑫拿回家好好疼爱

正要抬起头吃第二口蛋糕 丁程鑫感觉到嘴角的温热

陈玺达熟练的帮他擦了擦嘴角上的奶油 脸上依然是刚才温柔的笑容

丁程鑫也不是不懂套路

陈玺达的确是很帅 想要抱大腿的艺人排队可以排到几十米外 可是丁程鑫没有这种想法

看来不给个了断对方是不会走的

摆上自己最专业的微笑 丁程鑫抬头对着陈玺达说道

谢谢陈总的蛋糕 既然您已经知道我是谁了我就不用自我介绍了 如果没有什么事。。先告辞了。。

看陈玺达有点惊讶的表情 丁程鑫有了想跑的冲动 可是自己还没转身就被陈玺达扶住了腰一度往怀里带

小心点

刚成年的男孩声音不是一般的有磁性 丁程鑫就算不想承认但还是被贴在耳朵上的嘴唇弄红了耳根

丁程鑫看着差点撞他一身红酒的服务生不停道歉才明白刚刚的事

陈玺达早就放开了他 可是丁程鑫发现自己还有点留念那安稳的怀抱

只要我们丁演员说没事就没事

陈玺达看着丁程鑫好像在等他说什么

啊。。我没事 不用道歉了

服务员走后又剩下他们两人 丁程鑫还是想走 陈玺达也看得出他的挣扎 可是小狐狸太可爱太好看了 不想放他走

谁知道小狐狸还直接开门见山了

陈总 我不做那种事的 我现在刚出道。。我

哪种事?

就。。

丁程鑫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陈玺达却笑了

可是我偏要跟你做那种事

丁程鑫被调戏了 满脸不高兴 二话不说就走人

陈玺达却没有追上来

陈玺达还真的没追过任何人

而且当时的陈玺达也没有觉得丁程鑫会是个例外

可是他错了

丁程鑫在不远的将来成为了陈玺达唯一的例外

-

后面发生的事让丁程鑫苦恼了整整一年

自从杀青派对后 陈玺达就没有再出现在他的生活里 经纪人原本以为那晚上的互动会给丁程鑫带来什么负面影响一方面也害怕陈玺达被拒绝了来报复丁程鑫

可是他所有的假设都没有成立

陈玺达像忘了丁程鑫一样 没有再来找过他

丁程鑫也努力的不去回忆 小演员虽然不喜欢陈玺达这种花花公子可是他知道没有陈玺达的帮忙自己要走很多歪路 可能最后还会走到死角 加上男人那晚对他的照顾 也让丁程鑫感到温馨 就算是别有企图 在勾心斗角的演艺圈里有个人能宠你爱你保护你 也不是一件不好的事

很快丁程鑫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他这一年来碰了无数的钉子 不管去了那个实景都没有办法成功拿到角色 经纪人也很无奈 明明是通过了试镜 可是最后还是会被别的不明原因刷下来

丁程鑫红着眼睛跟经纪人要陈玺达的电话

经纪人起先是叹了口气说

丁演员都没有我怎么可能会--

然后经纪人好像想到什么似得 跑到房间翻箱倒柜

找到了!一年前陈总的助理塞给我的名片!

丁程鑫也不顾脸上的泪痕和乱糟糟的头发 跟着名片上的地址来到了陈玺达的别墅

陈玺达好像刚应酬回来 还穿着衬衫和西装裤 头发也梳上去的 跟丁程鑫邋遢的样子呈现了鲜明的对比

丁程鑫站在门口看着一年后的陈玺达 感觉对方又高了 而且还比以前更壮了

陈玺达又是用那种熟悉的眼神看着眼前的人儿

仿佛两人昨天才刚见过面

陈玺达每次都能给丁程鑫这种感觉 好像两人早就认识一样

陈玺达弯腰给丁程鑫放了一双拖鞋 看他又愣在那里 笑得有点无奈

丁演员要进来吗?

陈玺达看起来有点累了 虽然声音还是很温柔

丁程鑫乖乖的换了拖鞋 轻轻的踩着大理石地板走进了陈玺达的别墅

陈玺达现在背对着他在倒水 丁程鑫突然觉得很奇妙 怎么这么居家感

温水被睇到丁程鑫面前 丁程鑫这次没有迟疑 马上接过抿了一口

陈玺达的脸上再次露出了笑容

怎么这么相信我 不怕我下药吗

对着哭红眼睛的小狐狸一脸坏笑

丁程鑫看见玻璃桌上的倒影仓促的抓了抓凌乱的头发

陈玺达虽然对丁程鑫有意思 可是他今天太累了 而且丁程鑫选择直接到他家找他的决定的确有点让他惊讶

再他耐心耗尽之前丁程鑫开了口

我想请您帮帮我

说的跟蚊子一样小声

但陈玺达还是听到了

怎么帮

他明知故问

我想演戏

那就自己争取

说得理所当然

丁程鑫没想到陈玺达会这样答复他 紧张的抬头看坐在对面的男人

男人看起来很放松手上还多出了 一本财经杂志

我。。我觉得有人故意害我

哦 是吗 那丁演员应该找你的经纪公司解决啊

陈玺达继续翻着杂志 似乎对丁程鑫失去了兴趣

丁程鑫突然觉得自己很搞笑 凭什么自己来了别人就要帮他

所以果断的放下暖呼呼的杯子 跟陈玺达微微鞠了一个躬就想换鞋离开

结果一只拖鞋刚离脚就被一个温暖的怀抱圈住了

陈玺达的手臂环着丁程鑫的腰 嘴唇像一年前一样贴着他的耳朵

怎么这么不会撒娇。。跟长相不对称啊。。

男人说话懒洋洋的 身体好像都压上来了 搞得丁程鑫差点没往前摔

丁程鑫扶着比自己粗一圈的手臂让男人放开他

男人轻松的把他转了过来 变成面对面抱着

你如果撒撒娇我早就答应你了

陈玺达一手扶着丁程鑫的腰 一手轻轻的在丁程鑫后脑勺抚摸着

丁程鑫被这样抱着突然感觉自己特别委屈 可是他忍着不哭 对陈玺达说道

请您帮帮我

发现自己没撒娇又加了一句

好不好

眼神特别坚定

陈玺达看着他 觉得除了可爱还是可爱 把小狐狸的头按进怀里好好揉了揉

好吧 就帮帮我的小狐狸

-

第二天早上经纪人在门外等了好久 丁程鑫出来时还穿着昨晚的衣服

经纪人以为他失败了 想安慰他一下 后面出现的陈玺达打消了他的念头

真圆是吧

丁程鑫的经纪人赶紧回答

是 陈总

我会叫人尽快找出那个暗地陷害程鑫的人 现在先接点轻松的广告吧 我公司会有人来联系你的

丁程鑫现在还在一旁揉眼睛 看起来没睡好 真圆感觉自己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尴尬的跟陈玺达道谢 然后拉着丁程鑫上德士

是的 丁程鑫被公司放养连保姆车都没有

陈玺达看在眼里 没说什么 丁程鑫那天下午看到一辆黑色保姆车开进了他公寓的停车场

真圆开心得夸奖陈总动作真快 说丁程鑫要熬到头了

丁程鑫看着发亮的保姆车 眼神里却黯淡无光

这场任人宰割的游戏终究还是开始了

-

未完继续

文风突变。。自己都吓到了

谢谢喜欢哦

评论(3)
热度(48)

© 你看那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