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那边

看破不说破



3. 个人风格 不解释



2. 尺度是什么 不存在的



1.不知道你喜欢什么


0.原来就只是如此

【达鑫】懂吗 06

预警:错字, 前队友, ooc,  有点暴力 (其实也还好)

放出来不知道会不会被骂。。可是这是剧情。。求放过 (反正都是我瞎编的 看看就好)

20.
刚到上海时 孙亦航的新队友问好奇的过他

难道你就不后悔吗?

后者压低了帽子

不后悔

现在的孙亦航靠在废弃的阁楼窗边 
手里拿着半空的啤酒罐

他想找个地方散散心可是外面的路他不熟 不敢乱跑 无意间发现这个被遗忘的阁楼 

这里伸手不见五指 只有小窗外透过的月光让黑暗的阁楼有了一点光源 

丁程鑫肯定不喜欢这地方

孙亦航想着想着觉得真好笑 不是说好再也不见吗 为什么自己还恋恋不忘 

口袋里的手机不停的振动 孙亦航不耐烦的看了看 

是个陌生的号码 

接通后孙亦航笑了

你总算接电话了 是个男人就别搞失踪 

孙亦航没出声 

不说话是吧 可以 你想死去哪就死去哪 可是你能不能别打扰大家

孙亦航冷笑一声

我还能打扰到谁

程程他因为你这个混蛋现在都没办法好好休息

(程程?)

孙亦航本来还想耍耍这个可恶的小后辈 可是他听到对方这么亲密的叫着丁程鑫 心中的怒火一下像火山一样爆发 

(就凭你?!陈玺达你有什么资格叫他的名字!)

孙亦航直接捏扁了手中的铁罐子 脑海里突然划过了一个想法

又不说话了?看来你真的是怂 遇到问题就逃避 你不配跟程鑫在一起 

孙亦航把罐子往后一扔 他的耐心快到极限了

小子 你给我听好

我现在就帮你好好照顾你的程程 我会让他好好休息

话一说完孙亦航就把手机关了

陈玺达听到另一边挂断的声音 和孙亦航刚刚放下的话 感觉丁程鑫会出事 心里一下就凉了

Please turn back right now! Back to the mansion!
快掉头!回私宅!

陈玺达在后座急迫的语气把工作人员吓了一跳

德士司机则是不耐烦的说现在不能转弯 要过了下个路灯 才能绕道回去

陈玺达知道司机看他们是外国人以为他们语言不通可以走张路敲诈一笔 可惜他今晚遇到的是陈玺达 

他二话不说 向司机扔了几张大钞

I said, turn back right now. 

这时的丁程鑫艰难的坐起来 他差点又睡着了 头还是很疼 可是他知道自己不能睡着 万一孙亦航回来了 他还得告诉大家一声 老前辈们早就睡了 私宅安静的吓人 外面好像还要下雨 

丁程鑫惦记着陈玺达 这么晚了还没带雨伞出门 想打通电话问问他在哪儿 起身找手机时刚好背对着推门进房的孙亦航

孙亦航静静的看着丁程鑫 心里感叹着岁月对他真好 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背影还是像那年夏天偷偷跑去他高中看他的一样

你在找这个?

孙亦航拿起桌子上的手机朝着丁程鑫晃了晃

丁程鑫听到了声音 一下就转过头来 眼睛红红的 瞪的老大 像只受惊的兔子

啊 对 我的手机- 

哎 黄宇航!你回来了!你跑去哪儿了 大家都出去找你了!

孙亦航漠不关心的挑了一下眉 

丁程鑫想快点联系陈玺达让他早点回来便接着说道

你把手机给我我好打个电话叫他们回来

孙亦航原封不动 只是歪了歪头 意思是让丁程鑫自己过来拿

丁程鑫对他古怪的举动没多想 他只是想通知陈玺达 让他早点回来

当丁程鑫靠近孙亦航想拿手机时 对方却把手机往外一扔 然后迅速的锁上房门 

丁程鑫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人 突然感到一股陌生的气息

靠近孙亦航后能闻到酒精的味道 

丁程鑫最讨厌别人喝酒 他没有追究手机的事 只是低着头问道

你到底想怎么样 

孙亦航没想到他会这么爽快 酒精让他神志不清 他借机把头靠在丁程鑫的肩膀上 

丁程鑫。。回到我身边吧

后者好像是被火烧了一样 猛一下把他推开

你喝多了 我要出去打电话

眼看丁程鑫就要转开房门 孙亦航的情绪再度不受控制 

你为什么这么不听话!陈玺达那个小子有什么好的!

孙亦航把丁程鑫压在门上粗暴的吻上他 丁程鑫拼命挣扎 可是头疼加上扭伤的脚让他显得体力不加 孙亦航的吻一点也不温柔更像是在撕咬 丁程鑫用力的撇开头 却被孙亦航抓着头发不得动弹 

孙亦航看着他自我放弃的样子笑了 

你本来就应该属于我 是我先跟你在一起的

孙亦航瞪着眼前的好看的男生 等着他的回答

丁程鑫面无表情的看着窗外

你错了 我不属于你 而且 我们从来就没有开始过 更别说什么在一起了

孙亦航没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退后两步 丁程鑫以为他就此罢休 放松了警惕 下一秒却被孙亦航推到床上 

那我就让你彻底变成我的

可是他没得逞

一声巨响后丁程鑫看着把门撞开的陈玺达 

孙亦航好像着了魔 当没听到一样 试图再读强吻丁程鑫 

等等! 

这句话是对陈玺达说的

可是后者飞快的拳头已经落在了孙亦航的脸上 陈玺达把孙亦航扒开扔到地上 坐到丁程鑫身边 

丁程鑫本来没想哭 可是看见陈玺达就感觉鼻子一酸 在眼眶打滚的泪水 不受控制的往下流

陈玺达抱着丁程鑫 轻轻的拍着他的背 

没事了 没事了 有我在 

后来场面一度混乱 丁程鑫只记得自己哭的泣不成声 好像是一下发泄了他这几年受到的委屈 导演的质问 节目组异样的眼光 被吵醒的前辈对他的不谅解 他通通都忘了 他只记得陈玺达的怀抱很温暖很安全 

因为这起事件 节目暂时中断 孙亦航的脸也紫了一块 无法进行拍摄

先赶来的经纪人更是对陈玺达破口大骂

我告诉你!别以为你公司会袒护你!你本来就不是主推!这官司打定了!

陈玺达没什么表情 继续整理他和丁程鑫的行李 丁程鑫着急的想说些什么 可是被陈玺达拦住 陈玺达牵着他的手背对着孙亦航的经纪人摇头 

没关系 我不会有事的

安慰着丁程鑫

孙亦航的经纪人感觉自己被无视了 气得指着他们

我现在就要把你们做的好事告发媒体!让你们混不下去!

接着就拿起手机

丁程鑫受了太多打击 已经快被击垮了 现在只想保护他的陈玺达

别!你说 ..怎么样才能和解

程程不需要跟他妥协 我们没有错 

丁程鑫不是不知道 可是就算他们无辜 但是受伤的是孙亦航 外人和媒体永远只相信他们所看到了 事实对他们来言 并不重要 

经纪人狡猾的笑了一笑 

看来还是有一个会做人的 我就直说了 只要把录像交出来 我们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丁程鑫这时才记得房间里的录影机 

陈玺达看他一脸痛苦 肯定又回忆到不好的事情 

他把经纪人推了推 

请您出去 

经纪人没想到对方力气这么大 差点没站稳 又是一顿骂

看看你!小航果然没说错!一定是你发疯打人!

够了!录像你拿去!滚!

丁程鑫没在给他机会说话 自己上前把他退出门

陈玺达马上把他抱住 丁程鑫感觉头好疼 他现在只想离开这里

-

未完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写完 哈哈哈 

感谢支持 每次你们评论我都会开心很久 哈哈哈 我可能是个傻子 @.@ 

评论(9)
热度(39)

© 你看那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