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那边

看破不说破



3. 个人风格 不解释



2. 尺度是什么 不存在的



1.不知道你喜欢什么


0.原来就只是如此

【达鑫】懂吗 03

预警:前队友,ooc,错字呵呵呵

Edit : 哎呀 好尴尬 发现没写完一句话 哈哈哈 修改好了

-

8.
再次重逢的场景丁程鑫在脑海里上演了好几次 会动手吗?会激动得哭吗?会在哪里见呢?

其实这次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了 虽然分隔两地各自发展 但还是会时不时在大型节目和机场碰见 只是少了真正的交流

就像现在 孙亦航就站在自己面前 以前的话两人早就打闹在一块了 不过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丁程鑫感觉自己真的老了 总是回忆着过去

孙亦航没说话手里拿着那杯水不知该放下还是继续捧着

丁程鑫突然想到可能是对方没怎么上综艺的关系吧 合约的事导致孙亦航被公司冷藏了一段时间 而且本人也不怎么喜欢上综艺

丁程鑫还在犹豫要不要过去搭话时 导播已经开始聚集所有人说要介绍彼此的室友

到现在为止节目组还没有要拿他们两早就认识的事情来做话题 而丁程鑫 自从接到节目那一刻就在为这件事准备

丁程鑫找了沙发最靠边的位置勉强坐下 就算出道已有一段时间 在这里他还是个晚辈 孙亦航好像真的没什么综艺经验 绕着后脑勺不知道该坐哪儿 丁程鑫叫了他一声孙亦航才到他脚边的软垫上坐下

摄影师完美捕捉这一幕 很好有cp可以炒了

丁程鑫看着孙亦航头顶的发旋有点出神 还是黑发 还是有点干的发质 还是丁程鑫少年时代忘不了的情景

9.
陈玺达 你吃不吃饭

摊在床上的人 没回答

马嘉祺扶额叹气 算了算了 这人没救了

等房门被关上 陈玺达自然的坐起 抽出枕头下的手机

张导演好 是 我是陈玺达 是 我明白 好的 到时出发

陈玺达从来没有放弃追求丁程鑫 至少现在海水没有退朝

想象见到哥哥的画面 陈玺达开心的跑去自己的房间收拾行李 为了向丁程鑫保密 陈玺达连经纪人也没说 经纪人只知道他有去欧洲的行程

又走秀?

模特的世界你不懂

经纪人指着陈玺达

大长腿了不起啊!

10.
在自我介绍的环节里 丁程鑫积极的介绍自己的组合 也唱了一小段回归的主打歌 现在的丁程鑫比谁都喜欢唱歌 虽然不是主唱可是他不再害怕不再抗拒 最后还加了陈玺达跟他一起作词的rap

孙亦航在一旁看着 眼神温柔

并不是只有丁程鑫感觉回到了过去

孙亦航曾今考虑过放弃参加节目 可是很多事情往往都不是一个人可以决定的

他的成员得知消息后纷纷找他谈话

那么就试试

你不知道有多少人盼着这机会

孙亦航跳了舞 干净利落非常专业

丁程鑫跟着前辈们为他鼓掌

好了谢谢大家 现在是自由时间 大家可以休息或者出去看看 可是我们还是会继续拍摄

丁程鑫伸了一个懒腰从沙发上站起 孙亦航跟他对上了眼

我-

我-

我去睡会

我出门逛逛

两人都松了口气

丁程鑫为了跟上前辈们也没回房拿手机

孙亦航关上木质的房门 向前走了两步一头栽倒在床上

然后他后悔了

下巴好像压到了什么 孙亦航揉着有点疼的下巴翻开被子

是一部套着水蜜桃图案软壳的手机 粉粉的 如果不是手机显示信息里有人叫程程 孙亦航还以为是节目组的

接收到的信息不断在显示

发信人的备注叫 达达

-我只为你傻啊

-听到声音好开心

-在干嘛呢

-拍摄吗 ??

-可是才刚到怎么就不让你多休息休息

-别累坏了

屏幕就显示这几条信息

孙亦航意识到自己在看别人的信息记录赶紧吧手机放到共用的桌子上

他呼吸有点急 心里莫名的落空

丁程鑫 恋爱了?

孙亦航记得当他还叫黄宇航的时候 丁程鑫被同学秀了一脸恩爱 跑来投诉

没事你有我啊 还有其他练习生

就是因为这样大家都以为我跟你在一起了

当时的丁程鑫生活里只有黄宇航

可是现在呢

11.
陈玺达看丁程鑫没回答也没生气 继续收拾行李 他走到柜子前找着自己的外套 翻了两个柜子还是没找到 正要去阳台看看时 陈玺达突然想起了什么

他点开手机里的机场图

原来又有人把他的衣服拿走了

照片里的丁程鑫躲在大大的白色外套里 只有一头软软的卷毛和好看的眼睛还露在外面 哦不对带了墨镜 可是还是相当可爱

陈玺达看着根本不清晰的载图 笑弯了眼角

不是第一次被偷衣服了

有一天晚上陈玺达迷迷糊糊睡到一半因为有人趴在自己身上有点喘不过气所以醒了

他刚想开口就被一个冰冷的手掌捂住了嘴巴

黑夜里隐隐约约看得到漂亮的狐狸眼 还有蓬松的卷毛

你房间怎么这么乱 摔死我了

丁程鑫压着声音严肃的说 完全不想解释自己深夜探访的理由

陈玺达看着眼前的人 觉得自己在做梦 所以他伸手揉揉对方的卷毛 丁程鑫不满意的摇摇头试图把头上的大手甩掉

陈玺达被这一幕萌到了 在丁程鑫起身前一把抱住他的腰

你干嘛

睡觉啊

然后紧紧抱着丁程鑫不撒手

不管了 就算明天早上会被打也值得了

出乎意料的是丁程鑫没有在推开他 只是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 静静的躺在陈玺达的怀里

第二天起床时 陈玺达一半的手臂都麻了 可是他很开心

丁程鑫睡得很熟 温热的鼻息铺洒在胸口上让陈玺达心里痒痒的 忍不住牵起丁程鑫的左手偷亲了一下

亲亲完小手的陈玺达这时才发现打开的衣柜和地上的卫衣

后来陈玺达的衣服一件一件的继续失踪

就像他的心一样 一点一点的被偷走

虽然丁程鑫从来没有承认过

可是陈玺达很确定无论是衣服还是他的心 他都没有打算要回来

12.
在小区溜达了一圈 丁程鑫和几个前辈回到了私宅

在打开房门前丁程鑫还不忘礼貌的敲敲门  

孙亦航在丁程鑫回来之前就醒了 而原因是陈玺达打来的电话

孙亦航看着不停振动的手机 突然有了想接听的冲动

未完

节奏很慢对吧 没办法 人老了就会这样

评论(17)
热度(62)

© 你看那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