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那边

看破不说破



3. 个人风格 不解释



2. 尺度是什么 不存在的



1.不知道你喜欢什么


0.原来就只是如此

【达鑫】懂吗 02

预警:前队友、ooc、错字、没有要黑谁 放过我吧

---

4. 听说养成一个习惯需要21天 陈玺达习惯跟着护着丁程鑫的当儿丁程鑫也渐渐习惯被追着宠着

而改掉习惯真的很难

在飞机上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 丁程鑫在梦里好像回到了自己刚进公司时的记忆 有好多小伙伴一起练舞唱歌学标准的普通话 他看不清他们的面孔 画面一闪他突然来到几年前自己练舞累到瘫坐在地上 喘口气的功夫 就多了一个人 好奇的站在门口看着他

丁程鑫以为是私生 刚想叫工作人员 助理就跑过来

你干嘛乱跑 合约还没签完呢 说完就推着那个高高白白的男生离开

丁程鑫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 心里很明白

时间没有停止 该是面对现实的时候了

这次丁程鑫看清了他的面孔,是陈玺达

这几年来陈玺达几乎占据了他的生活 粉丝都说只要有丁程鑫就有陈玺达 搜索互相的名字都会出现另一个人的名字 他们就是那么形影不离

可是主持人问他们跟谁最要好时 丁程鑫没有回答陈玺达

其实丁程鑫他真的不知道

从第次见面到现在丁程鑫感觉自己像是一条小船而陈玺达就是大海一直推着自己前进 海浪有起有落可是从不让自己翻船 也不让鲨鱼袭击自己

可是丁程鑫忘了海水也有退潮的时候

陈玺达有了跑去巴黎的想法

丁程鑫是不是出事了 怎么不开机

沉重的脚步在宿舍里来来回回好几圈 一旁刚起来的宋亚轩虽然平日不怎么说话可是他一眼就看穿了陈玺达危险的想法

我看记录航班已经顺利起飞了

陈玺达还是不放心 找袜子穿鞋 正要开门就看到经纪人

后来还是好几个人一起出力才拦下了大个子

我觉得有必要录下来给程鑫哥看看

天泽在被陈玺达抓到时躲在了马嘉祺身后

5.
先生请问要用餐吗

丁程鑫醒来时已经是上晚饭的时候了 他没睡好眼睛里都是血丝 可是还是礼貌的点头微笑 接过餐食

吃饭的时候跟身边的前辈聊聊天试着调节心情 这些年来自己在演艺圈小有名气前辈多多少少都认识他 他们随便聊了聊 没想到前辈还拿了剧本想跟丁程鑫走走过程 毕竟要一起度过两个礼拜的时光

哦 对了 我们还有一位叫孙亦航的对吧 听说航班延误 晚点自己会到巴黎跟我们见面

丁程鑫以为自己已经麻木可是听到名字表情还是僵了一下

是啊

写着什么会跳舞 单机他 不错嘛 跟你差不多大 不用怕老是跟我们这些老骨头玩的不高兴了 前辈笑着说道

丁程鑫连忙摇头陪着前辈一起笑

回想起来丁程鑫觉得自己当时的反应是大了点 不就是换公司 然后没有一起出道吗 其实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人总是有自己要走的路 既然选择了就祝福他 也放过自己

那时候一个人躲在被窝里哭红了眼睛 跟公司请假 等等 最后还是要收拾心情 毕竟自己也是有选择的 而自己的选择就是继续练习 等待出道

可是往往说的都比做的容易

6.
到达巴黎 丁程鑫的助理心痛的给他滴眼药水 滴了一边看没用直接扔了 给他戴上墨镜

在重庆的陈玺达看着机场图 心里总算安定了

他窝在丁程鑫的床上等着哥哥回复他几十条的微信

丁程鑫对他很好 可是陈玺达知道自己不是特别的存在

因为丁程鑫他对所有人都很好

陈玺达以为自己满足了 可是一年一年的过去 他们之间的距离好像越来越遥远

再多走一步 我就牵不到你的手了

在认识丁程鑫前陈玺达好像有喜欢过别人 可是往往是其他人先表白 然后就莫名其妙疏远 最后连朋友都当不成 陈玺达虽然人高马大 可是到了丁程鑫他却没有信心 他不希望最后尴尬收场 他舍不得丁程鑫

在身旁的队友清楚他们两的感情可是大家就像是一群封着嘴的观众看破不戳破

等着等着陈玺达又睡着了

他梦见他第一次来到公司 听着音乐他走到的舞蹈室门口 有一个好看的少年在跳舞

7.
这是你的房间 室友好像快到了 听说已经到机场了 你收拾一下准备开拍

丁程鑫接过导播的钥匙 打开门

房间布置简约 舒适 床单和被子却是大胆鲜艳的橙色和桃粉色

丁程鑫掏出手机想拍一张给陈玺达看 想他肯定很喜欢 却发现自己忘了开手机

接下来就是一连串的信息 丁程鑫翻着通话记录 还是笑了 陈玺达这个傻小子到底是打了多少次电话 忘了去巴黎很远吗 慢慢丁程鑫还笑出了声 陈玺达还发了好多表情 从委屈到生气 最后变成哭泣 还嫉妒前线大大可以见到丁程鑫本人

傻子 丁程鑫安了语音发过去

叫的很亲切也很暧昧

还没来得及等回复 就听到的敲门的声音 丁程鑫赶紧跑了出去

哎 程程 跟你介绍这位就是孙亦航,你的室友

前辈笑眯眯的介绍两位年轻人认识 以为自己在帮忙同学建立友谊像个校长似得

只见孙亦航忙着跟前辈和工作人员们握手道歉什么的 自己就站在那里看着

你果然还是老样子 黄宇航还是我认识的黄宇航 他很理智 人就是要先做重要的事

等孙亦航转过身来丁程鑫已经帮他倒了杯水 递给他

你好 赶来很累吧 房间右拐第一间

孙亦航就好像几个小时前的自己 一脸僵硬 可是两个人都知道在拍摄 所以后者道了谢就马上接过水拉着行李找房间去了

丁程鑫没有跟过去 他们始终还是需要一些时间适应彼此

-

未完

哎呀 我写了什么鬼 没有要黑任何人 看文就好 我滚去写作业了

评论(6)
热度(49)

© 你看那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