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那边

看破不说破



3. 个人风格 不解释



2. 尺度是什么 不存在的



1.不知道你喜欢什么


0.原来就只是如此

【达鑫】懂吗 01

预警:ooc、 有吸烟什么的 、有前队友、还有错字 哈哈哈

接受不了的真的别看下去 预警 预警 !!

懂吗

1.

时间总是过的飞快 在你不留神时 你已经长大 父母也老去 你试着当一个合格的大人 尽量做到最好

在外人眼里陈玺达已经算很好了

出道几年了 拿了大大小小的奖 接了综艺 偶像剧 甚至还有定期的服装秀

唯有在恋情上 这位高大的男生一直保持低调 公司试着帮他抄一抄新戏的cp 被他礼貌的拒绝 后来女主得知小鲜肉不愿意 还跟公司放了狠话 陈玺达始终没有妥协

其实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男生长得好看 又高 运动也好 阳光校草设定 导演编剧看了都满意 接一部偶像剧炒个cp大红大紫不是问题 可是陈玺达只对拍戏有兴趣 其他的免谈 有些时候还差点失去机会 更是对媒体私自炒作而生气 发文告知真相

这就是我的个性

坐在对面的经纪人又一次听着小陈老师的解释

敢爱敢恨 爱恨分明 直来直往

可以这样形容陈玺达

不过在社会打滚的这几年来陈玺达还是学到了掩盖 克制 压抑情绪

但是每个人都有底线

所以不喜欢的事 能不接受就不接受

不然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说完便一口喝下红酒起身走向会议室门口

经纪人在后面问他去哪

录音室

以前陈玺达感到疲惫时就喜欢回家回宿舍 躺在床上能睡就睡 睡不着就放空 听音乐

有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看到丁程鑫独自出门 他跟上去丁程鑫也没有拒绝

录音室?

嗯 我想练练歌

可是录音时已经通过了啊

你记不记得你刚学舞蹈时 我叫你勤奋练习

陈玺达真的很敬佩丁程鑫 小小年纪拍戏练舞 现在出道了更加努力的练歌 对人好 又细心 也有责任感 照顾团圆

所以他喜欢他的小哥哥

非常喜欢

后来就变成了两个人一起去录音室 有时候两个人瞎唱 各种怪音 笑得丁程鑫眼角都湿了 陈玺达会用大拇指帮他擦掉

晚上九点半陈玺达推开厚重的隔音门 轻而易举

桌子收拾的很干净 灯光灰暗 陈玺达坐在椅子上 闭上了眼睛 有很多次他希望睁开眼时 会看到丁程鑫

丁程鑫在海外拍戏

可能是忙吧 还是信号不好 丁程鑫一般很少回复微信

而陈玺达也渐渐不找他了

可能是累了吧 可能是想放弃了吧

想到这些陈玺达突然清醒了 最后一次见面到现在也有三个月了

误会。。也应该解开了吧

误会吗

是误会吗

陈玺达嘴角微微一笑

玻璃上的倒影只看到他对自己的嘲讽

2.
三个月前他刚从巴黎时尚周回来就被马嘉祺叫了个早起

你等会小心点 丁程鑫生气了

天还没亮 陈玺达揉着眼睛 神志不清 时差和庆功宴喝下的酒精 好像都还没散去

他迷迷糊糊只听到丁程鑫 也没多想就扶着墙去找人 马嘉祺没有阻止 这件事也只有他们两人能解决

客厅厨房找了一遍没找到人

陈玺达甩甩脑袋走到阳台

清晨风挺大的 丁程鑫一个人靠在墙上 身上就穿了单薄的T恤短裤 指间夹着烟

陈玺达安静的走过去 双手插在口袋里 他歪着头靠在窗架边 从走进来到现在视线没有离开过丁程鑫

白皙的皮肤上还带着没卸掉的妆 是抚媚的 是撩人的 是陈玺达喜欢的样子

真好看

陈玺达喜欢夸丁程鑫 网友说是个习惯改不掉的

丁程鑫朝他的脸吐了口气 陈玺达没躲开

你干嘛多管闲事

你指那件事

陈玺达走进了点 把丁程鑫圈在自己的影子里

别跟我装傻

红红的嘴唇一张一合 陈玺达很想亲下去

终究还是不敢

因为我知道你不喜欢

低下头不去看丁程鑫的脸 都几年了 还是那么没用

我没有

见到陈玺达没回答 丁程鑫继续道

这次的综艺是为了制造话题 现在竞争激烈 为了收视率和我们组合回归的曝光率 是个很好的机会 你懂不懂

陈玺达伸手握住丁程鑫的手心 他不想吵架 出道几年内他们很少有机会独处 该拍戏的拍戏该走秀的走秀
现在他只想抱抱他的丁程鑫

可是你会见到他

陈玺达的声音很低 已经不像小时候的声音了 可是说出来的话还一样是没有底气

那是我自己的事

陈玺达抬头用着不解的表情望着眼前的人

怎么会是你自己的事

陈玺达努力的控制声量 虽然情绪有点失控可是还是温柔的握着对方的手

总之以后别自作主张帮我拒绝节目

丁程鑫冷着脸想甩开陈玺达的手 可是却被有力的胳臂挡住了出路 陈玺达的手臂撑在他耳边 额头贴近

我错了

陈玺达把头靠在他小哥哥的肩膀上 另一只手臂绕过精瘦的腰肢用力抱着

(只要还能感受到你的体温 就表示我没有失去你 对吗)

最后天亮了 丁程鑫还是没有回应他的拥抱

3.

综艺节目照常开拍是个花样少年的升级版 几个艺人一起去旅行 丁程鑫老早就到了机场

手机响了一下

丁程鑫下意识以为是陈玺达发来的

打开一看

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号码

你好 我是孙亦航我这里班机延误 经纪人的手机没电了 我只认识你一个 麻烦你跟导演组说一声我尽快赶来 不需要等我 我直接到欧洲和你们会合 谢谢

丁程鑫愣了一下 还是快速的回复了一声

好的

之后丁程鑫全程握着手机 也不知道自己在等谁的信息 他心里很乱 告诉自己公事公办

可是自己真的做得到吗?

如果陈玺达在就好了 他会用他温热的大手牵着丁程鑫冰冷的指尖 让他安心 让他平静

丁程鑫突然很想陈玺达

在这时手机响了

也不看来电就接听

“陈玺达!你怎么这么晚才打来 我都要登机了”

对方没有说话

“我说陈--”

“我不是陈玺达 我还是等会再打吧”

丁程鑫看着挂断的电话 没有了笑容

下一秒他决定关机

这时陈玺达刚运动完回宿舍 天泽吃着车厘子跟他说丁程鑫已经去机场了

陈玺达赶紧拿起手机想打个电话 却始终无法接通

-
未完

狗血剧 呵呵呵

说实话我写完感觉好爽 憋了好久终于可以发泄了

评论(5)
热度(58)

© 你看那边 | Powered by LOFTER